二手车市亟待破冰,外资纷纷撤离

上一页0102下一页单页阅读

目前,长安汽车集团在重庆设有一个生产基地和三个整车企业。2012年,随着长安三工厂、五工厂以及“鱼嘴汽车城”一期建设完成,长安重庆基地短期内将具有100万辆以上的产能。

二手车通过全城竞拍方式出售,不啻为一个创新之举,至于这一改革,将为未来二手车交易市场带来如何的调整,二手车市场又将有怎样的进一步演变,我们也将拭目以待。

“考虑到北京的整体二手车市场的现状,我们只能等待。”帅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吴瑜章如此表示。对于外界对帅车资金危机的传言,吴仅表示,“该问题不在向媒体披露的范围之内。”

2011年初,投资100亿元的昆明整车基地和总投资超过350亿元的重庆鱼嘴千亿汽车城又相继签约和奠基。同时,经过几番修正后,长安集团的目标规模最终定格为“十二五”达到500万辆。

这样的竞价模式既可在最有效时间内迅速获取大量市场竞价信息,为二手车主提供了最大范围询价空间,同时也能让价格更公开透明。以竞拍方式获得最高售出价,为车主带来最大利益,也让买卖双方对二手车交易现态有了最直观的了解。在此过程中无论拍出价格还是后续交易,都能有效规避因为不透明带来的价格陷阱。

“帅车”是由国际风险投资提供资金支持、引入美国二手车零售商CarMax经营方式的外资零售卖场。3月9日,这家进入中国仅两年的二手车商还来不及启动在其他城市的业务,就关闭了所有的北京门店。

疯狂的扩张使得关于长安资金缺口高达数百亿的消息开始不断传出。“外界目前看到的产能数据,都是长远规划,最终要分步实施的。”长安汽车管理层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2010年长安汽车的产能是满负荷运转。至于资金压力,他表示,“长安采取的是滚动投资的方式,目前资金压力是可控的”。

据了解,开新全城竞拍是在全城范围内联合近300家二手车经销商,依托掌上PDA和无线通讯技术,对二手车进行全城定时拍卖竞价。在竞拍旧车时,每次竞价,每个经销商只有一次出价机会。最后将取最高价作为成交价,因此参拍商没有价格周旋的可能,颠覆了传统二手车的议价交易体系。

经济观察报2011年3月19日报道“我们已经停业了,不收车、不卖车!”在城东一家外资二手车大卖场“帅车”门前,一名保安挡住了前来看车的消费者,在他身后的卖场中,仍有上百辆二手汽车正静候着自己未知的命运。

膨胀的长安

为了规范二手车商竞拍制度,避免出价后弃标,“开新换车连锁”还同时建立了二手车商诚信评级体制。二手车商会在开新处支付一定的风险保证金,一旦拍得某辆车,他必须于当日内以拍得价签下购车协议。如弃标,则会扣除其诚信积分,其保证金也将被扣除作为赔偿金给到车主。两次弃标后,将取消其与开新的合作资格。此举充分完善了竞拍制度。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同时,这番严厉直白的警告从黄奇帆口中说出,也将长安汽车集团与重庆市在未来规划中的微妙关系带出水面,而对于普遍存在的央企强势扩张与地方经济转型的利益纠葛而言,发生在重庆的“金融市长”与“汽车霸业”的博弈只是一个缩影。

不仅如此,在中国,二手车市场仍是灰色地带,去年的新车销量为1800万辆,二手车只有400多万辆,两者的比例是4.5:1。在二手车市场成熟的美国,新车和二手车比例是1:3,。

记者在走访花乡二手车交易市场时,也没有看到往日的忙碌,曾经遍地的“车虫”也销声匿迹了。“我们这儿都快成棋牌室了。”一位二手车商户如此自嘲。

不过,长安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却在有力支持着黄奇帆的论断。2010年1月,长安汽车(000625.SZ)启动了期盼已久的增发,但在触了破发的“霉头”后,最终发行股票总数及募集资金额都比预期出现一定缩水。

对于二手车市场而言,目前北京市汽车保有量约500万辆,按照10年更新一次的频率,一年将有四五十万辆车进入二手车市场。
“二手车必须得流通起来,这样才有可能使得保有量不增加的情况下玩命卖新车。虽然现在没有一个完美的政策出台,但是,政府一定不会让车市就此沉寂,不久,一定会有有一些政策的变化来打破现在的沉默,到那个时候,就是二手车市场的春天”。该负责人向我们强调,他对市场有信心。

美国美瀚公司成立于1945年,每年经手900多万辆机动车,年旧车销售额达500亿美元,2004年利润达24亿美元。进入中国以来,美瀚迅速扩张,但业绩一直难入佳境,频频亏损。

而在王鸿举就任重庆市长的7年(2003年-2010年)间,长安汽车确实是地方政府的“座上宾”。重庆市政府在涉及长安的项目上一直是大开绿灯、特事特办。2007年,王鸿举一纸令下,一座110千伏长安铃木专用变电站就在6个月内建成,一举解决了长安铃木新生产线的电力缺口。在长安汽车的大项目仪式上,也总能看到王鸿举的身影。

该负责人表示,去年北京新车交易1600多亿,而整个汽车行业消费占北京消费GDP的40%左右。消费者对车的需求也是不断增长,从这个意义而言,无论是政府还是普通民众,都不希望看到车市的萧条。

曾经单月销售超过240辆、创造国内单店零售纪录的二手车零售企业——帅车有限公司,在3月9日梦断京城。

对于黄奇帆所形容的“疯”了的汽车企业,业界普遍认为,数长安汽车集团最有资格担当。

北京出台治堵措施之后,二手车过户已经暂停,年初,北京各大二手车交易市场里,大多经销商已处于放假状态,市场异常冷清,有数据表明:2月份,北京二手车成交7194辆,同比下降75.49%。京城二手车市场未来如何,服务卖车消费者和二手车经销商的开新换车负责人对我们表示“对二手车市场有信心”

这家成立于2008年的公司是中国第一家二手车连锁零售企业,当时得到了来自全球最大二手车零售商CarMax创始人奥斯汀的第一笔天使投资。按照初期设定的目标,“帅车”要在短期内在全国建立二手车连锁销售超市,成为二手车交易领域的“沃尔玛”。同时,公司还筹划未来3至5年内在纳斯达克IPO。

相比之下,在公开的报道中,2010年上任的黄奇帆至今仅在鱼嘴基地奠基时高调出席过长安的活动,而对于将重庆打造成“汽车城”的提法更是极为少见。

外资折戟

鱼嘴基地是由长安集团的母公司兵装集团出面和重庆市签的协议,用黄奇帆的话说,“市委市政府下了大决心,也与长安集团经过了周密考虑”。有分析指出,虽然重庆市政府咬牙让出了土地,但长安的硬性扩张显然已经触动了重庆的地方利益。

此前,全球最大的二手车拍卖企业美国美瀚也不堪亏损,不得不终结了与深圳、上海、北京当地企业的合作,彻底从中国撤离。

“如果他们是我管的话,我一分钱都不让他动,从资本上把他管住,我有心理预感,这些企业会把过去20年辛辛苦苦积累的资本,在5年里付之东流,将来全部坏账,你信不信?”据现场记者描述,说到这里,激动的黄奇帆捶着桌子感慨:“这样的事情怎么得了啊。”

与此同时,位于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的中进汽贸“真容”二手车门店也已经人去楼空。“停业已经一周了。”旁边门店的工作人员称。

在董事长徐留平“先有规模,再有效益”的路线下,长安的自主品牌直奔“打造微车的老大”的目标而去。而“微车恰恰是去年开始下滑的,随着汽车下乡政策的终止,今年基本上就完了”。贾新光同意黄奇帆对车企“直线思维”的批评,“政策好时,一头扎进去,这种扩张方式的政策风险太大。”

记者日前走访“帅车”位于东方基业汽车园内的店面时发现,店内仍泊有约百辆二手车,其中有部分车还带有车牌,但该店已拒绝消费者入内。

分析指出,“央地矛盾”早在央企改革之初就已存在,而随着近几年央企新一轮重组及产业升级的加快,其与地方政府的关系更是在合作中充满了博弈。

“帅车店内的车应该是2010年12月23日之前购进的备案车。由于目前房租还没到期,这些车还可以继续停放在这里,只是已经不营业了”,一位二手车经销商告诉记者,“帅车主要是被京城限购令撤底压垮的。”

在3月8日进行的重庆代表团计划报告和预算报告审议中,坐在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王勇旁边的黄奇帆言辞激烈地斥责当前国内一些汽车企业“到处布局,同时开工”,激动处捶桌而言,“都在往500万辆走,都昏了头了。”

不过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看来,虽然北京的限购令对二手车交易产生了致命的打击,但外资二手车商自身也存在水土不服的情况。

其近两年的快速扩张已经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了重庆市的整体利益。

他向记者透露,限购令实施之后,80%以上的二手车车源都销往了外地。在北京,帅车没有指标根本收不上来车,即使收上来车,也不知道消化周期要多久。

不仅是长安,国内多家车企都在2010年启动了“大跃进式”的扩张行动。这让业界人士担忧,“一旦市场差了,圈钱不容易了,问题也就大了。”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