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新能源车批量出口,汽车淮军

在国家新能源产业政策的推动下,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大提速,尤其是新能源客车,已占新能源商用车总销量的96%以上,成为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中坚力量。不仅如此,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也大批量出口,顺利挺进欧美市场,为我国新能源汽车拼出一片蓝海。

图片 1

1843年,安徽合肥通往北京的古道上,走来了儒巾装扮的李鸿章,此次为求功名入都就试,途中有感,乃成十律。第一首为: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
八千里外觅封侯。

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必然带来上下游企业新的增长机会,因而有业内专家表示,新能源汽车产业迎来的机遇,就是电池产业的机遇,这话一点也不为过。蓄电池行业不仅能够随着新能源汽车的产业化实现快速增长,而且将有可能跟随新能源客车出口的脚步,顺利出国门。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市长黄奇帆

有谁想到,就是这位剑气侠心的书生,后来成为清末淮军的创始人,开启洋务运动,推行富国强兵的梦想,苦苦支撑了晚清40年的命运。刘铭传、张树声等一群安徽人走上了历史舞台,淮人才气一时享誉天下。

目前,蓄电池行业仍主要以铅酸蓄电池为主,虽然国家对于新能源汽车的政策补贴不包括铅酸蓄电池,但由于铅酸蓄电池的稳定性能和成熟应用,已成为新能源汽车和新能源客车的主要动力源。

原文标题《黄奇帆两会上捶桌子 直白警告长安汽车谋霸业勿飘飘然》

李鸿章出生之地安徽庐州,史称该地“其俗勤而无外慕之好,其才强悍而无孱弱可乘之气”。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这一带的人,勤奋、务实、坚勇、好胜。尤其安徽安庆、巢湖一带,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同时又重诗书耕读,因此培育出了好读书且具将帅之才的许多名士。学文才具勇略,近则富家,迩则强国。正是千古读书人共同的梦想。

可以说,我国铅酸蓄电池行业的发展已相对成熟,基本能够满足国内发展需求。但对于出口,仍旧是一大难题,尤其在国家取消出口退税后,出口成本增加,造成出口之路愈发艰难。目前,虽有超威等大型企业在出口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但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出口之路还有待扩展。

“我有心理预感,这些汽车企业会把过去20年辛辛苦苦积累的资本,在5年里付之东流,将来全部坏账。”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长黄奇帆上演了一起“捶桌”谏言。

也正是在这片土地上,诞生了著名的“徽商”。作为中国十大商帮之一,“徽商”萌芽于东晋,横跨唐宋元明,直至清朝后期,伴随封建经济的瓦解而衰亡。在中国古代的农业社会中,徽商创造了商业的奇迹。
虽然在清末衰亡,但他们为近代工业的发展创造了雄厚的财富基础。

我国蓄电池行业最大的优势在于市场广泛应用带来的良好反馈。我国是电动自行车大国,铅酸蓄电池在电动自行车的应用已成熟,经过技术改良后,完全有能力承担起新能源汽车的动力电池的动力源作用。很多国外汽车企业也看准了我国铅酸蓄电池在电动自行车上的成熟应用,因而纷纷到国内寻找合作伙伴,诸如超威就已和国外多家汽车厂商建立合作。

在3月8日进行的重庆代表团计划报告和预算报告审议中,坐在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王勇旁边的黄奇帆言辞激烈地斥责当前国内一些汽车企业“到处布局,同时开工”,激动处捶桌而言,“都在往500万辆走,都昏了头了。”

可能是独特的地缘经济使然,在当下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上,同样活跃着一批“淮军”。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由一汽集团前任总经理耿昭杰发轫,然后从80年初至今,蛰伏多年的徽人开始在东风汽车公司内群星闪耀。

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蓄电池行业的不足,尤其是在欧盟国家频频设定绿色技术壁垒后,很多企业都被困在环保路上不得不返道而回,也只有超威等拥有强大技术的少数企业能够突破欧盟绿色技术壁垒。可以说,环保技术问题是蓄电池行业在“一二五”开局之年最大的攻坚战。

黄奇帆更是直接对王勇提出要求,认为国资委应该从防范风险的角度对这些车企的扩张加以约束。而从黄奇帆列举的扩张数据来看,他所指的“飘飘然”的汽车企业正是重庆市的龙头央企长安汽车。

除了传统国企外,比亚迪汽车创始人王传福,奇瑞汽车尹同跃和江淮汽车左延安等叱诧一方的诸侯们,都是安徽汽车人的杰出代表,他们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汽车圈——“汽车淮军”。

另外,加强对上游原材料的布局也是蓄电池行业需要考虑的大问题。蓄电池行业不可缺少的原材料铅目前基本依赖进口,造成了国内铅价频频受制于国外,而失去把持铅价的话语权,很容易让中国企业随着铅价的上涨而失去铅酸蓄电池的廉价优势。所以,中国的电池企业在原材料领域的投入仍有待加强,以避免动力电池行业重蹈整车技术“空心化”的覆辙,对再生铅的处理技术和环保监管也必须真正到位。

在中国车企从2010年开始疯狂地跑马圈地以来,这是第一次有地方政府表达不满和担忧,而且是在扩产先锋长安汽车的根据地。这对于在资金上正饱受质疑的
“大长安霸业”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当我国蓄电池企业攻克了环保技术问题,并对于上游原材料有了相应的控制权,走出国门之路也就不远了。

同时,这番严厉直白的警告从黄奇帆口中说出,也将长安汽车集团与重庆市在未来规划中的微妙关系带出水面,而对于普遍存在的央企强势扩张与地方经济转型的利益纠葛而言,发生在重庆的“金融市长”与“汽车霸业”的博弈只是一个缩影。

两会上的“捶桌子”市长

黄奇帆是在一个到场记者并不多的内部审议会上做出“意外”动作的。3月8日,重庆代表团按日程审议计划报告和预算报告。坐在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王勇身旁的黄奇帆从国企救民企说到央企整体上市,在发表应该淡化企业所有制属性的观点后。黄奇帆话锋一转,对王勇说:“有些事情,国务院国资委应该从资本效益的角度出发,预防风险。”

接下来,黄奇帆的泛泛而谈就变成了针对汽车业的尖锐批评。“最近3年,汽车市场一路高歌猛进,市场销售量都翻番,在这个心态下,企业老总就疯了,就直线思维,你去看,现在的国企老总老是说,‘十二五’规划内,车辆生产要翻番,现在是200多万辆,都在往500万辆走,好像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

进入正题的黄奇帆反复强调目前车企老总的心态过于膨胀。“企业老总如果飘飘然,以为自己变成省委书记、省长的座上宾,一昏了头,到处布局,同时开工,几乎就是两三百万辆的规模,他们过去20年也就搞了200万辆,今后5年就要突然增加200多万辆,都昏了头了。”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